线下招聘会供求有错位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20-09-17 20:15

  线下招聘会供求有错位

  遮阳伞、办公桌、广告牌,预约、扫健康码、进场。一场露天线下招聘会,上周五在顺义区人力资源市场院内展开。自9月1日起,北京市在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的前提下,全市范围内恢复举办现场招聘会活动。截至上周末,昌平、顺义、大兴等区人力资源部门,已经开展了多场线下招聘。

  久违的线下招聘,也为北京的人力供求市场带来活力。记者走访后发现,参加招聘会企业的人力需求和前往招聘会的应聘者,似乎有些供求错位,一边想要有专业知识的人才,一边是定位较模糊的应聘者。刚刚恢复的线下招聘,还需调试、磨合。

  上周五的顺义区人力资源市场线下招聘会,求职者不多。

   招聘现场

    摆摊忙了一上午 意向者只三五人

  意向者三人。这是顺义区一家叫智慧清大的幼儿培训机构一上午的招聘成果。

  “我们招的是培训老师,想要有一些幼教基础的,最好是30岁以下的女性。”上午9点招聘会一开门,负责招聘的小张就进了场。可到了10点半,手边的登记表上只记下来了三个候选人的联系方式,而且这三人年龄全在30岁以上。

  顺义区人力资源市场位于顺义农机学校旁,自线下招聘重启后,每周五上午9点到11点都会安排招聘会,前来招人的大多数是顺义本地企业。这个露天进行的招聘会,现场共设置了24个展位,24家企业提供了大约上百个岗位,包括机械设备工程师、质量检验员、厨师、话务员、出纳、物流专员、库管、叉车工等。

  “疫情期间,很多培训机构关门,我们坚持下来了。现在正是缺人的时候,但是今天招聘的情况不理想。”小张说自己是第一次来线下招聘,机构目前主要的招聘渠道是线上和熟人推荐。

  和这家培训机构类似,燕京啤酒在这天上午的招聘情况也不理想。“一个能胜任的都没有。”负责招聘的工作人员说,这次招的检验员专业性比较强,需要经过笔试、面试、实操考试三关。当天来的应聘者,简单聊几句,就知道不合适,只能放弃了。

  这场招聘会收获最丰的应该是一家叫做北京华?业墓こ碳际豕?荆?衅溉嗽钡牡羌潜砩霞橇寺??灰持降挠ζ刚咝畔ⅰ!翱赡芤蛭?颐钦械母谖唬?喽圆愦蔚鸵坏惆伞!闭衅溉嗽彼担?饕?械氖强夤埽??笫悄行裕?痪逄辶?投?R蛭?ぷ蚀?龈?搅?000元/月,所以应聘者众多。

  用人企业

    线上招聘成本高 线下难遇中意者

  整个招聘会现场的人流量并不是很大,10点半左右,大部分展位都门可罗雀,有些已经张罗着撤摊。

  在招聘会场外,沿路还有些零星的简易展位,它们是没来得及预约的用人企业。蓉城渝味是一家即将开业的火锅店,负责人坦言并未招满,还想再招几个人:“可是不好招,现在年轻人愿意干服务员的太少了。”

  智码云联是一家新媒体创业公司,办公地点在顺义,他们的招聘亮相比较“特别”。打印出来的招聘信息,大概是一张A3纸的大小,贴在硬纸板上,架在路边。招聘信息上的字太小,不蹲下很难看得清。大概是为了更醒目,临时用签字笔在空白处描了两行重要信息—“月薪8000至10000元,年龄18岁至30岁”。

  作为公司老板,宋英峰亲自前来招聘,他看着脚边立着的招聘信息,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:“第一次来,太没经验了,下次换个醒目点的招牌。”虽然真做到了“找工作跟老板谈”,但宋英峰这天上午的收获也很少。他想找的是表达能力强、适合做商户开发推广的人才,可实际上前来询问的应聘者,很少能让他满意。

  “招保安吗?”正聊着,一个大哥看到“8000至10000元”这几个数字就前来询问。

  “今天这种情况挺普遍的。”宋英峰无奈地摇摇头,他说自己也在线上招人,但是线上招人成本对小公司来说有点高。有些线上平台每个月收大几千元的费用,对初创的小公司来说负担不小。这种线下招聘几乎零成本,但是能不能招到人就看运气了。宋英峰这天运气不佳,留了20多个应聘者的联系方式,但没有特别中意的目标,“听说明天顺义人才市场那边还有一个招聘会,再去试试运气。”

   应聘者

    吃苦尝试多工种 却因年龄常碰壁

  在顺义这场招聘会上,记者粗略统计了一下,应聘者以中老年为主。顺义本地人刘大姐已经年过50岁,她想找一个离家不太远的工作,可惜没找到。“其实,动嘴的我都行,跟人沟通,销售什么的,都没问题。可是人家想找年轻的。”

  和刘大姐一样,北漂十多年的老马最近也常常在线下招聘会上碰壁。

  上周六上午,在海淀区青云当代大厦一楼创想人才市场,把自己收拾得格外精神的老马独自踱着步。原本应该在这里召开的“职场英才”综合人才招聘会,因故取消了。“前几天还开着的,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了。”老马有些失望,从顺义坐了两个多小时车赶到现场的他,一时也不知道去哪。

  已经57岁的老马,十多年前离开老家东北的国企来北京闯荡,干过很多工作,销售、管理、物业等等,但没找到自己的定位,“都试过,也算有经验,但总的来说是一事无成”。现在,老马在顺义一家物业公司上班,每个月到手工资三千元出头。公司包食宿,自己在村里租了个房放点私人物品。因为物业公司休息时间比较固定,他想再找一份兼职来增加收入,“儿子也在打工呢,我再怎么着吃苦,也得给他以后结婚攒点钱。”

  老马曾经做过管理,北京城的各大人才市场都跑过,他眼见着线下人才市场越来越少,“都转线上了,线下只有郊区比较多”。海淀区这家创想人才市场从2004年坚持到现在,最近几年,老马都经常到此找工作。“每次来其实收获都不大。”老马真切感受到了供求错位,“现在年轻人不愿意干苦的、脏的、累的活,哪怕去跑网约车,也不想干服务员、物业,因为觉得没面子啊,而且来钱慢。送外卖都比干服务员来钱快。”老马既跑不了网约车也送不了外卖,他每次遇到的招聘企业,都想找年轻人去做服务员、物业管理员,不太想要中老年人。“比如人家要20个人,我每次登记,都把我登记在表格的第21个。”

  老马也用智能手机,但是不会用招聘APP投简历。他加了很多群,群里有不少介绍工作的信息,但是,适合中老年人的工作很少,“我打算过几天去六里桥再看看去,那儿还有个招聘会。”

  建议

    多种方式相结合以弥补供求错位

  从事多年人力资源工作的行业专家蒋天伦告诉记者,线下和线上招聘本就有优劣势,线下招聘会存在的人力供求错位,需要组织者多做铺垫和宣传去弥补。

  “线下的优势是能面对面。”蒋天伦说,错位的问题三方都有各自的责任,企业要想明白什么样的职位适合去线下招人,人才要对自我有一个明确的定位,而招聘会组织者有更多工作要做,“要做精细,不能只是一锅炖”,要巧妙安排、宣传到位,给企业和人才提供配对的机会。

  “错位确实存在。”创想人才市场负责人王先生认为,在北京的确存在一种倾向,相对偏低端、偏体力化的岗位,不受年轻人欢迎。而大量的此类岗位,却希望招到年轻的劳动力。所以,创想人才市场也在利用北京周边省市的人力资源,“把周边愿意从事这些岗位的年轻人,吸引到北京来。”

  “现在我们有线上和线下结合,甚至抖音直播的方式展开招聘。”王先生介绍,受疫情影响,目前市场上可供选择的人才实际在变多,所以企业对人才的要求也在提高。

  本报记者 孙毅 文并摄

  (编辑:姚儒霏) 
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